中西道德伦理之不同
发布:admin  2016-8-28  点击:43  回复:0  

   中西对道德伦理认知之不同,一跟语言有关,另一则是观念问题。西方言胜于行,通过语言让你知道什么是真、善、美,西方的观念真理最重要,真理要靠语言来表达;而中国则是行胜于言,什么是善什么是好,在中国这是行为的问题,中国讲"太上立德,其次立功,再者立言"。(汉学大师陈启云55载治学感悟)

   儒家道德理想中,有几句话:"言教者讼,身教者从",道德修养这个问题不是可讲的,应该是身体力行,越讲得好的话,那道德越糟。这人满口仁义道德,满腹男盗女娼,所以我当时犹豫了下。中国讲"太上立德,其次立功,再者立言","讲"不是很重要。

    但我在西方学习、工作、生活了五十多年,西方的看法是刚刚相反。比如说西方学术的老祖宗苏格拉底,他最有名的就是常在街头跟年轻人对话聊天,谈就是"言",为什么不以身作则、身教,而是找年轻人聊天呢?他们的道理是,大部分人做坏事,但他不知道那是坏事;一旦告诉他那是坏事,他就不做了。所以他要跟年轻人聊天,告诉他们什么是善,什么是好事,什么是坏事,只要知道了,他们就不做了。

中国人就是,知跟行是两段。清华大学校庆时,校内有一句话叫"行比言重要"。我看到后,好几次都想跟清华大学校长写信,把那个去掉。在西方是"言比行更重要",中国是"行比言重要",这一点要记得非常清楚。

由苏格拉底开始,古希腊追求真、善、美,最重要的是"真",是真善不是假善,真是第一个。

西方研究中国科学最有名的学者叫李约瑟,他在《中华科学文明史》一书开篇就提到,"在中国,历史为万学之母"。怎么说呢?比如六经皆史也,我们的先秦诸子都是先见、先圣、先贤言行的记录。我们的国学四部——经、史、子、集都是跟历史有关的,都跟人有关。

哲学是跟真理有关的。西方,他们强调观念,不讲人,观念是谁的并不重要,谁讲都一样;中国讲人,人才有观念。西方,观念真理比较重要,比如行善做好事,什么是善什么是好?在西方,这是哲学观念问题;在中国是行为问题。这是中西最不同的东西。

到了二十世纪,中国是言必行之;西方,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是语言转向的世纪。西方最重要的是哲学,哲学要坚持追求客观的真理,这个真理是永恒不变的,是普遍性的,最高的学问就是哲学。因此,柏拉图就讲,最合理的社会是,一个人的学问最高,地位也应该最高,学问跟他的地位平等。假如这个理想可以实现,就是世界大同,所谓理想国。

但是我们也知道,世界发展跟我们想象不太一样。中国人讲历史,西方人讲哲学。历史上讲有成功和失败,好人坏人,以及正义,但真理找了半天没有找到,为什么?因为我们的语言不够,我们的语言是从底下说的,语言交谈就非常功利,非常现实,世俗的语言讲不出超越的真理。我们现在的失败其实是语言失败,而不是我们坚持真理失败了。

哲学分析不能解决的问题,就用语言分析去解决,用语言分析去解答。话语权,都是近二三十年提出来的,为什么讲"权"呢?"权"是很现实的,真理是非常不现实的东西。那就讲了,世界上好像没有真理了,如果有,那就是我们语言所代表的"权"或者"能"等等。

在西方,语言是真理的载体,没有语言,真理就说不出来,言辞不够水准,真理找到了,说不出来,一说就错了。我们现在就要把语言处理好,再去讲真理。话语权,不管我讲的对,还是错,我在这讲,你们在下面听,那我就有权,有发言权,这些在西方都是非常重要的,真理要靠语言来表达。

今天讲道德,我再强调一下语言的重要性。中国讲行为最重要,要行要实践;西方是讲语言,通过语言让你知道什么是好、什么是坏,你做坏是因为你不知道,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坏事什么是好、善、真,这些一定要说得很清楚。讲得好、想得好,但说错,是语言不够,不能超越绝对的真理是语言的问题。

今西方的道德修养等跟语言有关系,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观念。

西方讲道德修养有两个字很重要:moral和ethic。我们现在翻译moral为"道德",ethic翻译为"伦理",这两个词是日本人先翻译的,我们很多词包括社会、国家、民主、团体等这些词都是日本人先翻译过来的,日本翻译的词汇,不一定是英文,日本人最早是模仿德国的,翻译也是受德国影响。德语一些词跟英文是相反的。你们觉得这两个词哪个好些?

(人大学生回答:道德。)

道德是最高无上的、最好的。伦理,就是讲的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夫妻、朋友,这都是人间关系,妻子要尊从丈夫,儿子要尊从父亲,臣民要尊从君王,这都是不平等的阶级关系。

但是在英文中,ethic要比moral高得多。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一些大的道理,哲学上的道理,ethic就是根据这些道理,告诉人应该怎么样,比如我们一定要理性,就是从这个道理推出来的。Moral则是指我们的风俗习惯,大概一般是这样做的,儿子听爸妈的话,妻子要让丈夫几分,大家都这样做,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在英文中ethic比moral高很多,Ethic有一套大道理告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,不是说爸爸说了算,或者大家都这样做,我就这样做了。西方讲有言、有论、有理,语言很重要。

上一条  星级教育+:互联网教育生态体系  
下一条  大数据给教育带来了怎样的可能?  
  有评论0条  发表评论